首页 舂染绣塌 下章
第十二回 寻奸计
且说贵梅,和明宇偷了一回,将明宇扶回房中,身出门,不想被明宇紧搂于怀中,挣脱不得,便对明宇道:“怎生得如此,婆婆要是知晓,可不得了哩。”

 明宇笑道:“知晓又怎么,恐他打骂你不成?”

 言毕,遂卸下贵梅衣。自个儿也个干净,一手勾了贵梅粉颈,一手伸去摸他牝户,但觉光软如绵,如似温酥馒头一般,挖个指头进去探探,紧暖柔腻,妙得很,煞是有趣,遂道:“乖乖生得这般妙晶,丰隆光润,柔滑如脂,若我能终身受用,乃我前世修来福份,如今我娘子已逝,不知你肯跟我否?”

 贵梅撅个小嘴,娇滴滴地道:“跟着你,岂不便宜了你?”

 明宇笑道:“甚话?”

 二人笑笑,明宇便扒上身,道:“我的亲娘子,你动也不动,待我弄你个利。”遂腿着腿,不住地迭。

 贵梅笑骂道:“好个货,这样得紧。”口内虽如此说,下面不知不觉也有些发作,默默暗咽涎唾。

 明宇知他已有兴,蓦地提起两只金莲,笑道:“待我做个和尚撞钟罢!”

 此时贵梅已调的是心内火热,神魂无主,凭他做作,明宇遂物伸将过去,贵梅掀开半边。扶他凑在牝上,明宇就是一刺,秃的入进,贵梅顿闪一下,不慎那物竟耸入门,周围裂痛,连忙伸手捻住了,热如火,硬如铁。便道:“心肝,你且慢用,奴有些痛!”

 娇啼婉转,甚觉可爱,明宇听了,遂软软轻轻,浅送轻提,温存多时,渐渐滑落,已入佳境,心肝宝贝儿叫,明宇身驰骤,直刺花房,弄得贵梅如风中卷絮,底摆,四肢颠簸,叫快不绝。

 贵梅兴大发,户内犹如虫钻一般,把个儿高高撅起,一一凑,明宇兴亦起,遂发狠顶了一阵,贵梅口里哼呀直叫,下面亦唧唧有声,水直

 弄有两个时辰,明宇渐感体困力乏,口内气嘘嘘,道:“心肝,受用我死了。”

 嘴里是说,但送渐慢,贵梅急了,遂翻身爬起,推倒明宇,腾身跨上,照准物,用力往下一桩,被紧紧箍住,间不容发,妙不可言,遂在上面连蹲了几蹲,伏身于明宇身上,脸偎着脸,吐送丁香过去,含于明宇口中,了几,明宇以舌答之,彼此合来吐去。

 明宇不然,又腾身而起,将贵梅在下面,叫道:“我的心肝娘子,好标致的人儿。”紧紧抱定了,发狠送了千二三百余了。

 明宇连叫有趣,遂又咬住嘴,将舌儿含砸一会,方才揩拭,侧身股,并头而眠,知次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  M.bOcaIxs.cOm
上章 舂染绣塌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