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舂染绣塌 下章
第十一回 随机缘
话说曾桐触及那牝户,雷击一般,那软儿郎当的家伙,如铁杵一般,心内又着恼母亲的,早已存着报复的心理,也不管母子人伦,即翻身了上去,周寡妇却不悦,一翻身,曾桐便落了空,周寡妇道:“死贼囚,如今有草吃,可把老娘给忘了,我得好好教训你才是。”

 曾桐又把身侧过去,在那雪白的子上捏了几捏,摩抚一番,道:“亲娘,即忘了何物,也不能把你忘了,心肝,为何裤子竟那般?”

 周寡妇听的儿子声音,浑身一炸,定睛斜眼,却不是曾桐是谁?

 “你…你…”一时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 曾桐更不答话,捏住了母亲一双肥,恣意的寡妇粉面红晕,埋向一边,羞羞答答,真是老妇上喊痛,装处哩。

 “我儿,快放手。”他推却着曾桐放肆的手,却被满把攥着,连同一起按在肥中间。

 “亲娘,头水都过了,何在乎二水?”曾桐知道母亲久旷,又经媳妇开导,竟不顾天伦地义,搂抱了亲嘴。

 “快放开,快放开。”周寡妇虽无数,但毕竟人伦大义还在,乍被儿子侵占了身子,一时间羞愤难当。

 曾桐就低下头低低娓娓,一边寻着亲嘴,一边说:“亲娘,你又不是金身银身,早就和儿子合体过,何在乎这一次,你就成全了吧。”

 说的寡妇胆战心惊,不明就里,随口骂道:“小畜生,莫不是昏了筋,在媳妇那厢受了冷落,跑到老娘这里顶缸。”

 曾桐就一五一十地把如何如何误了说的一清二楚。

 听的周寡妇面红耳赤,下身不觉一片,方知已被曾桐污过身子,当下面红耳赤:“我儿,娘原以为我们行不得鱼水,没想到你竟偷吃了娘桃。”

 当听到媳妇贵梅使计,心内又着实慌乱,没想到小两口合计,让自己着了道儿,也是泼出去的水,实难收复,只是回想那天滋味,竟是心颤不已,罢,罢,罢,命里中须有,躲又躲不过,因此上便有了松动,再说也是食髓知味,不觉檀口微开:“我儿,你,你要了为娘的命。”

 说罢,浑身瘫软了一般,再不计较。曾桐喜滋滋地解开寡妇的绣带,两股分开,出那高堆堆,蓬蓬,紫,滑腻腻的儿,儿中间,水唧唧,滑滑的,粘粘的,若银丝粉一般,好不人爱!

 曾桐见之,如获至宝,翻身上,双手捂其峰,来回,几个来回,便觉得奇趣,周寡妇这子虽大,却耷拉成团,犹如睻面一样。

 曾桐又伸手去摸那光滑肥腻的小肚,白生生的,软柔柔的,恰似一团白面,又再往下摸,触及黑茸茸的一撮儿,上面被水打,粘连成片,活似一杏烂草饼。

 再向下,触到一道儿窄窄的,光光肥肥,玉大开,翕翕然然,紫,红鲜鲜,玉之处,水泛溢,打了香被,再瞧那两条玉腿,白白的,活像两条白萝卜,那三寸金莲,小巧可爱,好—个发发的寡妇人!

 “亲娘,你就成全了孩儿,让孩儿做一回狂蜂蝶,采一回海棠‮蕊花‬。”

 曾桐提起物,在那牝户中沿擦一番,弄得周寡妇酥软难当,叫道:“我的亲达达,别再蹭了,快些入娘罢!”

 寡妇便舒手下边笼揪曾桐玉茎。彼此漾,寡妇怕人撞见了,起身掩上房门,褪去衣,妇人就在里边炕上伸开被褥。

 那时已是月垄上时分,曾桐跪趴在前,搂住母亲一递一口地亲嘴。寡妇用手扪弄,见奢棱跳脑,紫光鲜沉甸甸,甚是大,一壁坐在曾桐怀里,一面在上两个且搂着脖子亲嘴。寡妇乃跷起一足,以手导那话入牝中。两个一回,又摸一回。曾桐摸见妇人柔腻,牝秀,意交接,令母亲仰卧于背,把双枕以手双足置于眼间。

 “亲娘,孩儿偷得娘桃。”

 说毕身子一耸,只听哧的一声,那全然已进,没了影踪,这妇人历经多少云雨,玉牝却总又紧又暖,像女子一般,曾桐这一入进,便把玉户得满满,蚌夹一般有趣,物热烙无比,曾桐大叫道:“有趣也!有趣也!”

 那妇人亦觉浑身酥麻,利无比,不住把摆,把颠,口里气不绝,大呼道:“我儿,我儿,要了奴家命也。”

 曾桐听母亲叫,兴大发,对准花心,连连抵进,回回杀,实干实打,弄得脚吱吱作响,秀帐东摇西摆,刹时间,户内水响声,摇吱吱声,口里哼呀声,声声入耳,连成一片。

 足足弄有两千余回,那妇人觉得尚不解兴,遂叫道:“我的心肝,可用力再于,老娘死了!”

 曾桐又抬起一只脚,扛在肩上,两股叠,那来回动,回回中红心,弄得那妇人叫爹叫娘,快活难当,只听他道:“我的心肝,这一招如此厉害,是何招术?”

 曾桐一边猛入,一边答道:“此乃老汉耕地,亦算得上我的绝活了。”

 那寡妇道:“好,你有多大能耐只管使将出来,尽着为娘享用得了。”

 曾桐一咬牙,狠狠猛入,回回直杀花心,又弄有千余回,曾桐又架起双脚,对着牝户,又是—阵狂捣,弄得那寡妇活一回,死一回。

 约莫又弄有一个时辰,曾桐渐渐不支,送一次比一次轻,一次比一次缓,那妇人觉得仍不解,遂翻身放倒曾桐,令其仰卧,那玉茎冲天。竖将起来,妇人腾身跨上,照准了,向下一,秃的一声,便把那吃掉了,又一起一坐,来来往往,狠命打桩,套得响声一片,又把柳摇摆,让那来回搅动,直杀处,好不快活!

 那妇人弄得有两千余回,方才住手,遍体香汗淋淋,气吁吁,浑身无力,瘫成一团,倒在曾桐身上,曾桐也虽已疲力尽,但仍打起精神,翻身骑上,只见寡妇内白浆子溢出来,蚌舌外吐,如吐涎一般,遂入牝内,抵起玉足,干了二百余下,才一如注。寡妇如泥一般,躺在那里,气,二人瘫在一处。

 良久,曾桐方打起精神,搂过母亲,又在其粉脸了亲了几口,方相拥睡去,不题。

 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  m.BocAiXS.CoM
上章 舂染绣塌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