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舂染绣塌 下章
第八回 难别恼
上回言及汪明宇与贵梅于堂前扯拽不休,贵梅抵不过这汉子,即被得一丝不余,灯也不曾灭掉,出那紧揪揪,白的户儿,明宇不见则已,一见便忍将不得,物直竖,约长尺许,也得赤了。

 贵梅道:“到户里去,不知死也活也,不知甚的有趣也。”

 两个兴发难当,明宇把这小妇人抱至案上,那妇人仰面睡下,双手扶着推送进去,怎的推得进去?第一件,贵梅年只十六,毕姻约时,第二件,他又不曾产过孩子,第三件,明宇这又大,那头儿似鹅蛋,昂首而立,甚是吓人。

 当下妇人心难熬,望上着实销魂,明宇再一送,直至深底,再不容发,户内满,贵梅早已酣美之际,口内啊呀连声,至三千多回,贵梅叫道:“且停一会,吾有些头昏。”

 明宇正干得兴头,那里肯停,愈加进,三快一慢,九浅一深,招招用尽,妇人闻得身下“唧唧”有声,身子摇摆不停,似在浮云中,明宇快活难当,不顾死活,两个人按捺不住,便对了。

 二人和做一处,滚将出来,刻许方止,此一大战,如二虎相争,不致两败俱伤者存矣,贵梅对明宇言道:“心肝,我自出娘肚皮,不曾经这事这般有趣,我那相公,只有二三寸长,又短又细,送了三五十次,便瘫做一雄,原道男子家皆应如此,上次你与婆婆偏房酒桌上那般云雨,吾才知世上竟有这般巨物,岂不期盼。”

 明宇惊道:“窗前跳倒,原竟是汝?”

 贵梅道:“是敢!心肝这奇大无比,处处满,又难得,真个快活死也,吾那藏于帐后,瞧你与婆婆推来耸去,恨不得夺你回来,至今挑红儿还不曾洗净,夜夜梦你,不能够着实弄,若当初与你做了夫妻,便是没饭吃,没衣穿,也拼得个快活受用。”

 明宇道:“你这话儿又又紧,真的有趣。”

 两个话到浓处,兴又动举,此次明宇仰卧,贵梅跨身上去,双膝跪于两侧,将那又长又的物件儿凑准儿,因户里充溢物,不需用力,只一下,便尽没入,贵梅双手顶抱,玉颈高昂,一顿一起,实则难忍,遂一起一落,处处采花心,方如受此。

 如此这般,只二百有余,贵梅便香汗淋淋,支撑不得,起落缓慢,不解户中奇,明宇一个翻身,腾将起来,将小妇人于身下,竭力送,贵梅那般受得,咻咻

 正处,明宇忽物,滚至一旁,不理娘子。

 贵梅哪里忍得,叫明宇道:“吾的亲亲汉子,小娘熬不得了,你快进娘那户里去,让我一个快活,便爱死了。”

 明宇这才抱了贵梅,连亲四、五个嘴。在户边研弄,不放进去,小妇人便又似求告爹娘一般道:“吾的心肝,吾的亲亲心肝,小娘子熬不得这些,快些入进去还好,再这一会儿,便真要死了。”

 明宇只是不入,故着睡状,贵梅又道:“天杀的,短命的,怎的不放进去?你道我死不去,让我如何消受?”求告了一回,毒骂一回,明宇这才把指尖去摸那牝户,却如浓诞一殷,牵牵连连,才昂然而立,直入里去。

 贵梅大叫一声,瘫了手脚,如死了的一般,只凭他干,口里不停的“咿呀”连声,了四、五百回,一如注,贵梅好个意,微笑道:“好心肝,真个会弄哩。”遂取一巾儿,当下拭个干净。

 明宇披衣在身,才忆起与寡妇有约,如今倒误了有两个时辰,回去且如何谎说,再则忆起出巷购得那丝巾甚是漂亮,料想寡妇会欢喜,就告之路途遥远,走得五个来回,才觅得这一丝巾,相必会谅之,急遍兜寻那巾儿,怎的不在?

 忙四下搜寻,瞧见贵梅正拭那户儿,手中之物正是千寻不待万寻不遇的丝巾带儿,忙一把抢夺在手,嗔道:“怎用此巾拭那滑物?不见这儿是递与那寡妇拭汗之用,怎能如此?”

 贵梅见此,知误了汉子心意,却见那汗水巾已透,如何送得?忙拧一拧,复擦拭一翻,方净些,明宇接过正离去,贵梅一把扯住道:“一有空隙,你须便来,不要走了别路。”

 明宇道:“领会得,不需叮咛。”

 两个又不忍相别,汉子捧定小妇人的香腮,着实咬了几口,又吐出丁香,与他了一番,贵梅不忍,竟又腾手去捏他那物,汉子物跳起来。

 贵梅瞧见,心,哀告道:“急煞事,不想小娘子这户儿不抵婆婆那物滑溜?与小娘留下,何如?”

 正是:

 两人初得好滋味,朝朝暮暮难别恼。

 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  M.bOCaIxS.CoM
上章 舂染绣塌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