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舂染绣塌 下章
第四回 洞房事
天微明,两人怕儿子知觉,不敢再畅意。明宇穿衣下,依旧去那壁上扒了过去。

 如此夜去明来,三月有余,周寡妇得他衣饰亦不下百件。到临行时,亦百般留恋,洒泪而别,约去三四月便回。

 且说明宇荆州有一娘子尤氏生得一男儿未满十五。一家子倒亦和睦。这尤氏本是贞洁之妇,明宇在外跑脚经营生意,知其艰辛,百般疼爱,每每返回,好食相待。

 有时明宇三、五月方回一趟。尤氏绝无养汉之事。只小儿汪思就读于邻里学堂,常惹是生非。

 尤氏长吁短叹,料想:没那父辈相教,断如此!只待明宇返回,说与他听,放下生意,细细把教小儿。

 这,明宇从惠水返回。

 进得家门,尤氏远相,不及诉相思苦。忙携了大小包裹进得屋内,一一翻开,却有一只未完的红女鞋底,一时惊愕,大怒道:“定是在外嫖!且等我处置!”

 明宇见此情节,情知不妙,辩解,却道不出口。

 尤氏那里容他诡辩,起一砍柴刀,将那红鞋底铡将起来。一时间,碎布飞,明宇吓煞了眼,不住求饶道:“只这一回,往后定不敢犯。”

 尤氏早泪满面,摔了柴刀,抓挠起来。明宇苦苦相哀,妇人到底心软,谅了他。不再大闹,却不许再出门半步。

 小儿早明事理,一旁观望汪思,不竟窃笑。尤氏提及教训小儿一事,明宇只得费力训导,无奈小儿年长,不受之,反与父顶嘴。

 尤氏见了,心里痛惜,怨自个儿从小娇惯,如今那容得做父母的?遂只好由着他。

 且说这周寡妇送走了明宇,又独守了半年,本约好三、四月即回访,怎耐六月有余,仍不见踪影!心中焦渴难耐,那年用里的主顾又没顺眼的,只得叹气!

 自古道:“宁可没了有,不可有了没。”吃了野食,破了这羞脸,便亦忍耐不住。不得已寻几个短主顾厮混一夜,如何亦不得明宇那汉子爽快!倒是邻合有看在眼里的,传了开去。寡妇自知身心焦渴,亦顾不及许多,任随外人说笑去。

 回头再说那个刘学究,把个贵梅给予这寡妇家中,实才知将小女送入龌龊人家,早闻得寡妇风言风语,怕小女受其熏染,甚是担心。待接来,又怕邻人闲话,正是踌躇不已。

 贵梅刚进门时,寡妇亦怜他没娘的妇儿,着实爱惜他。管他衣食,打扮一枝花一般。外边都道:“周寡妇有接脚儿的了。”

 那贵梅性格温柔,举止端雅,百说百随,极其孝顺,周寡妇怎不喜他?几月前,寡妇与那明宇厮混,虽小儿曾桐不曾知晓,但小女心细,贵梅早已察觉。每见夜里那楼阁影动,心里亦着实发慌,次日脸便红一整天,逢人便低头,恐人知其深意。

 一到夜里,挂帐而卧,彻夜难眠,恨那曾桐不识人间云雨之事,料想长夜难熬,不住哀声叹气。

 日子一长,见婆婆并无收敛之意,亦睁只眼闭只眼,只做不晓,只做不见,寡妇情知理亏,又收罗他,使不言语,并不把重活计使他。

 屋后有一块空地,有一支古梅并各花,任他在里绕植,闲玩。

 一晃两小到了十六岁,都已长大。自接了几个亲眷当他合卺。

 真好一对少年夫妻,有诗为证:

 绿鬓妖娆女,朱颜俊逸郎,

 池间双蒸萏,波泛两鸳鸯。

 两个做亲之后,起初甚是闹热。只是两年前,周寡妇因儿子碍眼,打发他于书馆中歇宿,家中事多有不知。到如今,因做亲在家,又见儿子媳妇做亲闹热一阵,自个儿心里亦甚热,时时做出娇娆态度,与客人磕牙嘴,甚是不堪。

 一夜,初夏时分,寡妇熬不过,见儿子媳妇进屋闭门,遂起身上楼贴于儿子窗前,伸舌将棂纸弄一个儿,朝里窥探。

 且说屋内上两个小人儿,蹲身而坐,皆是赤身体。贵梅取一杯香茶,双手递与小儿道:“请茶。”

 小儿道:“你先尝之。”

 贵梅笑着吃了半口。小儿接来吃了,直起身来着贵梅道:“可睡乎?”

 贵梅点头,灭了灯,小儿阻止道:“看见何妙?需仔细弄!”

 寡妇屏了呼吸,了口水,只瞧那乐事。

 只见小儿那物又细又短,媳妇见了不甚满意,却亦无奈,小儿将那物置于户口边上研擦,那媳妇微微张口,脸色红肿,许是动情了,少许,便支撑不得,紧紧凑将上去,小儿将那命入了进去,因太短,媳妇狠命前凑,以图意。

 二人一颠一颠的,煞是有趣,寡妇看在眼里,火在心头,探手入牝内,用指头儿启那桃瓣儿,这一拔弄不打紧,立时内里起来,将指头尽没入,起来,心里直道:“我这紧扎扎的东西,却如此闲置不顾,实忒可惜!”

 再往里瞧,还见小儿仰身在,媳妇跨上间,小儿在下动也不动。直急坏了上面那人儿,贵梅中热,怎忍得这般痛处?情不能,遂将嘴亲小儿,小儿含住不放,媳妇又是一阵摇,小儿抵挡不住,一仰身倒了下去,竟自了。

 这时,只闻得媳妇道:“瞧你这般模样,如何使我受用?”

 小儿亦不答话、少顷,呼呼睡去,媳妇不得尽兴,仍借灯拔弄那小小物,望其复,怎耐命儿似没气一般,软软的派不上用场,贵梅无奈,叹气睡了。

 寡妇见此,暗自思忖,小儿自不中用,媳妇如何得过?料想小儿年纪尚轻,后必不如此,不必深思,自悄悄下了楼了。

 且说这寡妇自见了两小行那云雨更不自,白里当房客眉来眼去,怎奈落花有意,水无情,近那些房客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没一个知他的心事!

 小儿曾桐一问媳妇道:“吾娘如此行事,只怕店将砸了,如何是好?”

 贵梅笑而不答,小儿很是恼火,又道自己好歹亦是读书人家,母亲出头面做歇家,实不雅。

 一,对母亲说道:“此家全亏母亲支撑,但做客店,服事亦甚辛苦,不若歇了,叫阿喜开了别样店,省得母亲劳碌。”

 寡妇听了,怫然道:“你这饶裕是那来的?常言道:捕生不如捕,怎舍着这生意另寻,想是媳妇怕辛苦,立这主意。”

 那小儿只说声:“不关事。”就退出去了。

 自此,寡妇便与贵梅作尽对头,厨灶上偏要贵梅去支撑,自坐于中堂,偏偏搽讨水要贵梅送去,稍有怠慢,便行叱骂。

 且说明宇被尤氏整因于家中,不得出门,几年下来,家道已贫,小儿汪思虽有双亲束管,怎耐脾难改,终在外逛达,尤氏见了,难免哀声叹气,这一,明宇趁机道:“不若让我再去做那营生,亦好接济接济。”

 尤氏闻听,仔细思量了几,想了长此以往,终不得办法,只好由他去,遂道:

 “可且去,红鞋底之恨怨我难忘,洁身自好,切记在身。小儿自有我把持,匆牵挂。”

 明宇闻言,心中窃喜,忙凑足银两,择吉起程,离去。

 这一,周寡妇恰好在堂前闲坐,见一人跨入店堂,遂起身相,细却是那个令他相思断肠的房客,几年不见明宇,今日越发英气十足,心头早乐开了花,却又憋着怨气,叹道:“只当你死了!”

 明宇堆笑道:“死不了的,怎舍得下你?”

 寡妇忙将明宇于后偏房,正在攀谈,贵梅拿茶出来与婆婆。

 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  m.BoCAiXS.CoM
上章 舂染绣塌 下章